這裡並不像農村,更像是城市裡依山傍水的別墅區,很難想象這裡是溫州瑞安一個偏遠的村莊。
  短短10年間陳嶴村從一個貧窮落後的偏僻山村,成長為物質富裕、精神富有的浙江名村。這一切的轉變離不開一樣東西——水。
  十幾年前,這個偏僻的小山村靠著賣水致富,如今,在“五水共治”的時代背景下,陳嶴村的未來“風生水起”。
  治水
  一條以村為名的小溪
  “我們村以前很窮。”陳嶴村黨支部書記陳眾芳說,這名土生土長的陳嶴人已經做了十幾年的“領頭羊”。
  和很多偏僻的浙南農村一樣,陳嶴村靠山吃山,村裡多出石匠,日子過得很清苦。
  因為窮,村裡吃過不少“水”的苦,村後的山腳下到處是大大小小的水坑,水泵的電線和水管胡亂交織鋪設。村中那條無名小河,河床長滿雜草,且坡度較高,根本蓄不住水。乾旱時村民無水喝,暴雨時又水漫民居。同時,汽摩配小作坊的污水,肆意橫流,污染村莊。
  但是水,也蘊藏著巨大的商機。在那個年代,村莊所在的瑞安塘下鎮同樣面臨著缺水。
  “我們村可以賣水。”頗有商業頭腦的陳眾芳這樣提出。徵得村民同意後,他決定先治水。
  可治水的錢從哪裡來?2002年的陳嶴村,村集體尚負債120多萬元。
  頗有商業頭腦的陳眾芳想到一條妙計:他叫來了村裡的石匠們選址,開山劈石,用了半年時間挖鑿出一個蓄水3000立方米的山塘。挖出的石料全部賣給鎮上的石材廠,基本做到收支平衡。首個山塘建起後,陳嶴村的生活用水得到解決。
  2003年起,靠著供水給塘下鎮的多家企業,陳嶴村每年收入上百萬元,村集體經濟扭虧為盈。
  從此,這條幾百年來沒有名字的小溪有了一個新名字:陳嶴溪。
  護水
  一株百年榕樹的死
  陳嶴溪邊,9株百年古榕樹列隊而生,守護著這一泓清水。
  走到其中的一株榕樹前,陳眾芳停下了腳步。“因為水污染,這棵樹差點死了。”
  樹旁立著一塊石碑,碑上刻著一首詩,名曰《題枯榕》——“遮風擋雨濾煙塵,蒼鬱蔥蘢十二旬。一自村頭污水沴,枯枝不復庇鄉鄰!”
  陳眾芳解釋說,和很多溫州人經商一樣,陳嶴村也辦過幾十家汽摩配小作坊。大量的污水滲入,這株百年榕樹就慢慢枯萎了。2007年,這株已120年高齡的古榕樹走到了生命盡頭。
  “有一天,一名書畫家來到這裡,看到枯樹,寫下了這四句詩。”陳眾芳說。“這就是教訓啊,所以我們還立了碑,警示後人,一定要愛水護水。”
  此後,陳嶴村拆除了陳嶴溪邊的所有違章建築,把家庭作坊搬進工業園區。“以前這裡有10多家電鍍廠,河水污染嚴重,現在電鍍廠整頓搬遷,河道經過治理後,整個村莊的整體品位也提高了。”一名村民這樣自豪地說。
  如果說12年前陳嶴村治水是為賣水,那麼今時今日的陳嶴村,對水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溪邊那棵依然“生長”的枯榕,和新種下的百株小榕樹,就是最好的印證。
  興水
  一個新興的美麗鄉村
  幾年前,水被引入了村莊。此時,經過拆遷改造的陳嶴村已經從灰姑娘變成了公主。
  水邊一幢幢莊園式的別墅,更讓人眼睛一亮。這是農村嗎?有來訪者感慨:這樣的環境和品質,很像是綠城開發的高檔小區。
  小橋、流水、青山……渾成一體的江南風格。為提高居住品位,村裡還配備了3.3萬平方米地下停車庫,戶均停車位達到1:2.3,實現了人車分流。
  如今舊村改造一期安置房已建成,97%的陳嶴村村民住進了這花園般的別墅小屋。
  “為了保證公平,我們都是抓鬮的。”陳眾芳介紹說,自己的“手氣”比較差,抓到了面積最小的。
  如今的陳嶴村,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花園式村莊。這讓村裡人覺得特別自豪。
  張建蘭就是如此,家裡用一間破舊老房子置換了一套190平方米的公寓。回想10多年前村裡道路崎嶇、房屋破爛,要好的老同學還會勸她趕緊在城裡買新房,如今老同學聽說陳嶴村大改造,家家戶戶住起洋房,都來家裡參觀了。
  (原標題:水潤陳嶴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h02bhljpm 的頭像
bh02bhljpm

York City

bh02bhljp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